18年专注工业品营销咨询与培训

实战助力3000多家工业企业

咨询热线: 189-3001-7690

400-920-6062

咨询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营销咨询 > 咨询案例

【案例】“澳元门”事件

点击次数:5107 发布时间:2019-12-5 16:53:44
市场全球化的陷阱

商品、劳务、技术、货币、资本的跨国自由流动,资源在全球范围中的优化组合,使世界各国经济紧密联系起来,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各国经济越来越深得卷入到统一的世界市
场体系,这种现象就是市场全球化。
处于市场全球化浪潮中的中国,与世界经济的整体联系日趋紧密。市场全球化为中国企业带来巨大的发展机会的同时,也成为严峻的挑战,稍有不慎,就会跌入市场全球化的陷阱,
遭受无可挽回的损失。

穿越过内海,就能成功穿越大洋吗


图 2-1 市场全球化的直观理解
直观上看,全球化打破了各国市场之间的樊篱,形成了一体化的大市场。
如果把全球化之前的市场比作一个个的内海,那么全球一体化的市场就是更大、更广阔、更浩瀚的大洋。和内海相比,大洋深处拥有更高的海浪和无尽的冰山。而一艘在内海安全航行数十年的货轮,就能够毫无风险地穿越大洋吗?
英国皇家游船泰坦尼克号是20 世纪初英国白星航运公司制造的一艘巨大豪华客轮,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豪华客轮,被称为是“永不沉没的船”。泰坦尼克号共耗资7500 万英镑,吨位46328 吨,长882.9 英尺,宽92.5 英尺,为英国白星航运公司的乘客们提供快速且舒适的跨大西洋旅行。1912 年4 月10 日,泰坦尼克号从英国南安普敦前往美国纽约,开始了这艘“梦幻客轮”的处女航。4 月14 日晚11 点40 分,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两小时四十分钟后沉没,这是迄今为止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海难。
“永不沉没的船”在首次出航便沉没海底,更何况那些没有远洋经验、船身不够坚固、也不曾有过远航经验的内海航船?
长虹、TCL、联想,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优秀企业,均不约而同地在国际化过程中遭遇了冰山,伤痕累累。这些优秀的企业尚且如此,何况其它企业?

金融陷阱:企业的绞肉机
全球化之后,资本和商品取得了充分的流动性,一旦国际市场行情变化,便会诱发危机。
市场全球化导致风险快速传递和集中爆发,使企业遭受重大损失。其中金融危机传递最快、破坏力最强,而金融杠杆更成倍地增强了这种破坏力。
20世纪90年代初,英镑大幅贬值,英国被迫退出了欧洲汇率机制。不久,日本房地产泡沫经济破灭,造成80万亿日元的金融呆帐。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严重打击了各国经济。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更使得中国的企业伤痕累累。
“澳元门”事件便是最好的证实。2008年10月20日,中信泰富集团突然发出盈利警告,指出为了减低澳洲西澳大利亚州铁矿项目面对的货币风险,集团与汇丰及法国巴黎银行,签订多份累计杠杆式外汇买卖合约,但后因澳洲元大跌而亏损逾150亿港元,预计全年业绩将全部亏损。翌日,中信泰富股价急跌55%,收市报$6.52港元,跌$8港元,跌至1991年的水平。随后,中国中铁、中国铁建等大型企业也因澳元的汇率暴跌栽了跟头,10月22日,两家央企上市公司的A股双双跌停,而中国中铁H股更是暴跌20.48%,中国铁建H股也暴跌16.07%。就在同一天,中信泰富再跌31.23%,中海油服H股跌了16.31%,大唐发电H股、江西铜业H股、中海发展H股、中国远洋H股等一大批股票跌幅都在10%以上,当然他们都在澳洲有投资。
从中信泰富,到中国"双铁",再到更多的中资公司都栽在了澳元上。不难看出,我国企业对于外汇风险的防范还比较缺乏,一旦世界金融环境恶化,企业必定遭受无妄之灾。

客场劣势:走出去之难
在足球比赛中,参赛队普遍存在客场劣势现象。主要原因是运动员对客场参赛环境不适应,因为旅途、时差、气候、赛场环境、赛场气氛等发挥不出最佳状态。
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在参与全球化竞争过程中,会不同程度地受到客场劣势的影响。而最主要也最明显的影响有以下这些:
1. 非关税壁垒
我国的许多产业尚处于工业化过程中,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底下,很难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同时发达国家在产品质量、环境保护、知识产权等领域设置了非关税贸易壁垒,增加了我国企业参与国际竞争的困难。这样的例子已经有很多。

图 2-2 中国产品遭遇非关税壁垒
(此图片来自《技术性贸易壁垒协议》中插图)
2007~2008年由于遭到很多限制,中国钢铁产品实际已经退出了欧美市场。
2009年1~6月,有15个国家和地区向中国发起了60起贸易救济调查,涉案金额高达82.76亿美元,而2008年全年中国涉案金额仅为62亿美元。贸易摩擦数量之多、涉案金额之大,均称得上是前所未有。
2. 文化的复杂性
全球化多国、多元的文化,增加了商业活动的复杂性。缺乏预防、处理跨国文化冲突的经验,企业可能会出现决策不当等问题,严重时会陷入瘫痪。
3. 渠道和人脉的复杂性
国内企业缺乏市场全球化所必须的知识、渠道和人脉,难以在国外建立起营运所需的“本
地能力”。中国企业没有渠道,只能通过OEM或代理商进入他国市场的方式,占据不了价值链的有利地位。
4. 协调成本问题
跨境协调所带来的成本是高昂的。协调成本包括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直接成本包括出差、出航、跨国电话会议中所消耗的时间和资金。间接成本包括多国、多地区间客户、生产运营、设计研发中心和供应商等的安排产生偏差所带来的损耗。
5. 被动接受技术规则
在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等高新技术领域,发达国家领先于发展中国家,产业技术标准也是在发展中国家没有发展该产业的时候制定的,发展中国家一旦发展这些新技术产业就必须遵守这些他们并未参与制定的规则,并为此而付出代价。

走出去,长虹之痛
2001年,长虹和APEX合作把长虹彩电推入美国市场。长虹负责彩电的生产并从国内出口到美国,在美国以APEX的品牌名义,通过以沃尔玛为代表的美国大型连锁超市销售。销售货款通过沃尔玛转到中介机构账上,再在长虹和APEX之间分配。
2001年一年,长虹一家的出口量占到全国彩电出口量一半以上,其中90%以上依靠APEX完成。2002年1至9月,长虹主营业务收入为103.85亿元,大部分增长来自出口贡献;2002年上半年长虹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400%以上,主因亦为出口增长。
2003年APEX向长虹签发了37张支票,总价值为7000万美元。中国银行曾多次与APEX公司的业务往来银行联系,要求兑换这些支票,但均遭拒绝。截至2004年10月29日,APEX已拖欠长虹应收货款4.72亿美元。
2004年12月20日长虹以一组APEX总裁季龙粉于当年10月29日中午签订的还款协议为依据,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高等法院申请临时禁制令,要求法院禁止APEX转移资产及修改账目。
2005年1月APEX开始反击,向长虹提出反诉,并以毁坏了其商业信誉为由要求长虹赔偿。
剑拔弩张之后,双方最终于2006年4月11日达成和解。长虹与APEX及季龙粉三方签
署和解框架协议,APEX愿意承担对长虹1.7亿美元的债务,待协议履行完毕后撤销诉讼。
随后,APEX开始用部分实物资产抵债。基于APEX逐渐按照协议清偿欠款,诉讼各方于7月6日签署了《撤消诉讼及保留诉讼时效的协议》,法院也于同日撤销此案。
长虹通过OEM的方式快速的进入了美国市场创造了条件。但在产品发送过程中没有很好的风险控制体系,最后导致大量的无法回收的应收账款。
近年来,走出国门的国内企业逐渐增多,或成或败的案例均不在少数,长虹与APEX的欠款纠纷案无疑给许多国内企业上了教训深刻的一课。


上一条:【案例】华为的兴起返回
下一条:【案例】阿里巴巴电子商务网站和广交会


工业品营销研究院©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20253号-5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611号     手机版